您所在的位置:山西新闻网> 山西晚报> B版> 31版
时间:2010-03-10 04:21  来源:山西新闻网 山西晚报 进入论坛 手机读报 我要评论

漫画



牛力


我原来是吸烟的,后来戒了。然而,吸烟所经历的一些事多少年来却一直不能忘怀。


开始吸烟是在高中毕业以后。那时我被大队派到村里的学校教书,工作之余常帮学校在蜡纸上刻写材料,有时为方便涂改错字,我就用点燃的香烟烘烤蜡纸,效果还不错。渐渐地,我离不开烟了。


吸烟的事,我始终瞒着父亲。其实,父亲也是个老烟民,只是从不买烟。他在家里的自留地种了些烟叶,晒干揉碎后放入母亲缝制的葫芦形荷包,再把我和弟妹们用过的练习本撕成小条,与荷包一起装在衣袋里,随吸随卷。我曾问过父亲为什么要吸烟,他说:“解闷。”


后来,我吸烟的事还是让父亲知道了。那是个月光皎洁的夜晚,我与几个同学在街上边吸烟边聊天,忽然听见父亲的声音,便准备将烟掐灭。然而来不及了,只好用手掌和衣袖挡住燃烧的香烟。父亲像是急着回家,我向他打招呼,他哼了一声便匆匆而去,我暗自庆幸躲过一劫。第二天中午,我正准备出门,被父亲叫住:“你本事不小呀,竟学会了抽烟!你以为你是谁,有钱人家的阔少爷?”父亲一边拍着桌子一边高声嚷着,我出了一身冷汗。当时,即便最次的一包烟也要一个劳动日的工钱,难怪父亲大动肝火。此后,我竭力控制自己吸烟的数量。


工作后第三年,家里的房屋经不住绵绵秋雨浸泡垮了,幸亏家人安全撤离。我得到消息赶回家中,与父亲一起重建家园。白天,父亲拼命干活,夜间常常蹲在废墟前一支接一支地吸闷烟。一天中午,帮忙的乡亲们回去休息了,我仍在埋头干活,突然,伸过来一双布满皱纹的手,手里拿着一支点燃的香烟,烟嘴儿朝我,这是家乡晚辈给长辈递东西时常见的动作。我抬头一看愣住了,是父亲!我急忙接过那支香烟……


看着这烟挺眼熟,这是我参加工作后第一次回家探亲时为父亲买的。他一直压在箱底,母亲几次办事找他要,他宁肯花钱买更好的也舍不得拆开这包烟,没想到却给我点了一支。我想放进嘴里竟没含住,掉在地上,急忙捡起,顾不得擦去上面的泥土,大口大口地吸起来,此时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……


父亲去世后,没留下一句话。整理父亲的遗物时,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老化的塑料袋,里边是一个印有花纹的黑色缎面包裹,打开一看,竟是那条熟悉的烟,数一数,仅仅少了一支。我好生纳闷,先后为家里买过许多烟,有的牌子比这条还好,为何一包也没留下?惟独这一条保存得如此完好?


我已无法探究父亲心中的秘密,我知道父亲对我的爱是炽烈的。


赵义泽(运城)

(编辑:董春萍
  山西日报、山西晚报、山西农民报、三晋都市报、良友周报、山西经济日报、山西法制报、山西市场导报、百姓生活资讯、山西消费导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山西新闻网-山西日报 ”。
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:0351-4281495。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,请发贴至论坛告知。感谢您的关注!
※相关链接
※相关评论
※推荐阅读